暑假来了,中国家长才是最肥的韭菜!

2019-06-27 16:54:58

割韭菜

作者:金克丝

一年一度的史诗级灾难大片《暑假》又要上演了。

作为 90 后,记忆里小时候的暑假是在农村奶奶家度过,白天和小伙伴疯跑玩耍晒得黝黑,晚上在小院儿纳凉,习习夏风穿堂,从井水里吊出来凉透心扉的西瓜、漫天的繁星、几亩方塘里的荷香与蛙鸣,是关于暑假的美好记忆。

但带有这样愉悦味道的暑假恐怕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就此封存。

如今,从“月入 3 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”到“甭说 3 万, 8 万都撑不起!”种种新闻,更像是一场散播焦虑的媒体与一心敛财的培训游学机构的精心合谋。

家长们拿着钞票迫切入网,孩子们麻木被动地接受一切安排。

结果,很多钱都白花了,稀里糊涂就做了精明商家们的“韭菜”。

一个好端端的暑假,硬生生过出了“炼狱”的感觉。

01

疯狂的暑期培训班

暑假上补习班,几乎是所有孩子逃不掉的命运。

假期还没正儿八经的开始,各大培训机构就已经摩拳擦掌,早早站在校门口争C位,发传单,提前捕捉猎物。

在培训机构眼里,一个中产家庭有近一半的收入都要花在子女教育上,这笔钱肯定是要花掉的,问题是谁能挣到它。

于是,个个家长都是待宰的羔羊。

普通班,提高班,尖子班,超常班,目标班,保过班……划分如此之细,总有一款适合你家的娃。

什么,不想上?那怎么行?

“你看,那谁谁谁家孩子才上初三,高三的课都学完了。”“那谁谁谁家孩子,成绩那么好,还在上提优班。”“那谁谁谁家孩子,上奥数课,可以保送清华!”

你想做个佛系的家长,在大环境里呆久了,总会被拖下水。

02

课外补习班这块肉有多肥?

数据显示,中国校外培训行业所得收入,从 2012 年的 2281 亿元增至 2017 年的 3930 亿元,预计到 2020 年人均花费在6862. 63 元左右,培训市场总规模将超 5000 亿元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国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在 100 万家以上。

对于暑假补习班,很多家长的态度是:有问题要上,没问题创造问题也要上。

毕竟自家闺女不补课,开学了成绩很有可能会被隔壁老王家儿子超过去。

上补习班,那还得上好的。

尤其是“名师补习班”,花钱如流水,还不能喊一句心疼,不然在其他家长眼里就是矫情。

家长的钱包被透支得干干净净,而“名师”们一个暑假就赚到了一套房。

《疯狂的黄庄》一文,曾描述了北京海淀黄庄的疯狂补课情形。很多妈妈放弃工作,一门心思陪太子读书,她们疯狂追逐名师,并且私下找名师“攒课”。

通常,一个数学名师的课时费大约是 3 小时 8000 元,一年收入个几百万的,并不稀奇。

教育机构的高薪,吸引了一大批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前来应聘,不少清华北大的学子毕业后也进入了课外培训机构,成了个培训师。

风水轮流转,为了考名校去机构疯狂补课,考上名校又回到机构,成为为下一代人疯狂补课的培训师,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循环。

03

“暑期游学”收割中产钱包

只赚补课的钱,那怎么行?

在有心人眼里,焦虑的家长们是一波养得太肥的韭菜,收割他们,比收割币圈、股市的韭菜要简单太多了。

这不,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,“游学风”开始刮进了家长们的心窝里。

某机构发布的游学报告显示, 2017 年参与国际游学的人数达 86 万人, 2018 年达到 105 万人,而且人数还将继续增多,年市场规模或达 200 亿元。

七八月放暑假了,攻占全球的不是中国大妈,而是这些祖国的花骨朵儿们。

哈佛的台阶上,坐满了中国孩子;剑桥的林荫小道上,一大群中国娃娃叽叽喳喳;加州硅谷的谷歌Facebook门前,中国孩子们在比V拍照......

这股海外游学风,一年胜一年。

“不管怎么着,先把家长们整晕了再说。”为了“整晕”家长,游学机构的“花样儿”可真不少。

家长要求参观国外的博物馆、图书馆,可以,反正这些地方基本都是免费开放,租个车拉过去就行;

家长要求和外国的孩子们一起上课,可以,找个大教室,再花钱找个外教,几个外国孩子,大家一起搞个联谊,就算上课了;

要体会外国原汁原味的文化?可以,租个民宿,让孩子睡睡老外家的上下铺,还比住酒店更省钱呢,何乐而不为?

这些五花八门的,都算在收费项目里了。要让自家孩子有丰富的体验,也可以,先掏钱吧。

某游学平台的工作人员曾透露, 2019 年暑假,在他们平台报名海外游学的人数,比 2018 年增长了将近50%,人均团费近 3 万。而便宜点儿的东南亚游学和国内亲子游的报名人数增长了两倍以上,人均消费在 4000 元左右。

去趟欧美,一般都是 2 万起步,比贫困地区一个家庭的年收入都高。富裕的家庭趋之若鹜,普通家庭瑟瑟发抖。

传统的欧美游真心去不起,那也行,游学机构贼精明,转眼就推出新马泰游学,走遍东南亚,咬咬牙总能去的起了吧。

工薪家庭的家长们,还是没能找到不掏钱的理由。

这不,近年来,东南亚暑期游学人数蹭蹭上涨,就是铁证。

相比欧美,新马泰的确便宜。例如,一个去泰国曼谷的为期 10 天的英语游学营,不含机票价格在 6000 元左右。

可是,慢着,为什么学英语非要要去泰国学? 10 天能学出个什么名堂?还是东南亚的高温有助于孩子迅速吸收知识?

这一类游学的水份有多少,咱也不敢问。只不过,“曼谷游学营”可能改名成“曼谷旅游团”比较符合本质。

事事精明的家长,遇到孩子的问题,往往就昏了头。

04

月薪 3 万真的撑不起一个暑假吗?

在家长圈里,也有一条暑期“鄙视链”。

第一级是“放养型”,孩子啥班都不用上,在家吹空调看电视吃西瓜,完成学校的暑假作业就可以了,相应的也就没什么支出。

第二级是只上语数外的补习班,一个暑假下来的花费在2000- 3000 元左右。

第三级是补习班+兴趣班,在一个二线城市,像舞蹈班或者绘画班,一节课收费在百元左右,算下来,总支出在5000- 6000 元。

第四级是补习班+兴趣班+国内夏令营,总消费在万元左右。

而在鄙视链顶端的,则是在这些基础上,还要来一个亲子国外游,一个暑假, 3 万打底。

这种“赢在起跑线上”的教育文化,已经深度绑架了家长的人生,从有了孩子以后,就放弃了为自己而活。

更可怕的,是经济实力和教育追求上的绝对“错位”。

月薪五千,非要省吃俭用,砸锅卖铁,让孩子过月消费 2 万的生活。换来自己一腔怨言,孩子也不会心存感激。

换句话说,“月薪 3 万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”的抱怨根本就不应该存在,这更像是炫富,撑不起就不撑呗,就非得出国游学?

在这一场漫长的教育竞争中,家长和孩子“损伤惨重”,只有这场活动的组织者,教育培训机构和各种游学机构赚得盆满钵满。

一个多么完美的财富转移过程啊。

当然,也有另类的“硬核”家长。

认识一个广东商人,两个儿子一个考上二本,一个只上了大专。

他说,自己很支持孩子读书,但不强求,孩子们小时候没补过什么课,也从不逼着他们补课。虽然孩子们成绩一般,但都懂事孝顺,小儿子虽然只上了大专,但脑袋瓜灵活,一点就通,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。

对于那些对孩子教育疯狂砸钱的家长,这位“硬核”老爸留下了三句“灵魂拷问”:

“本来就不擅长应试教育的孩子,补完课就能突飞猛进了吗?”

“砸锅卖铁逼着孩子上课,干嘛不拿这个钱给孩子买个房当投资?”

“从清华北大毕业了,他们也依然有可能买不起学区房,不是吗?”

参考资料:

新民晚报《先把家长孩子整晕再说200 亿游学市场谁来管》